从百货公司到商场再到商圈商业变迁发展之

[field:click/]次浏览 已收录

  九曲金城,如兰之州。商以城在,城以商兴。回溯历史长河,可以清晰地发现,“丝绸之”“商”这两个关键词,始终贯穿着数千年的历史。从古丝绸之的驼铃阵阵,再到21世纪丝绸之经济带的奋发豪情,注定会承载时代赋予的特殊,这种天然的责任,也必将激荡出一个城市的光荣与梦想。城市的发展总是伴随着商业版图的扩张和演变。40年来,商业中心几经变迁,从极盛一时的百货公司到综合性大型商场,再发展形成商圈经济。从铁局到南关十字、西关十字、西站十字,再到多点布局、多业态共生的“多核”商圈时代。商贸业态的变化令人目不睱接,但是万变不离其,零售业态变迁的背后也反映着不同时代消费习惯的提升与改变。作为一个内陆城市,上世纪90年代被国家体改委列为全国第18个、西部第一个综合配套试点城市,自此,商业发展步入快车道。市统计年鉴数据显示;1979年,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为6.46亿元,1989年为40.84亿元,2017年为1358.72亿元。

  上世纪70年代末,购物还实行的凭票制,粮票、布票、棉花票、豆腐票、供应券等。“记得那时候一个成年人一月的粮票是18斤。吃穿用每月都是定量配给。”长年工作在商务部门的对当时的凭票供应记忆犹新。“记得那时候买一台缝纫机需要三张供应券,而一个人一年也只有五张供应券,电视机更是奢侈的物件。家里想添置几个大件得好几年,因为即使凑够了供应券,商店里可不一定有货。之后,凭票供应的状况逐渐改变。”

  与老百姓记忆中凭票供应相对应的,是完全的计划经济。当时的商业主要有永昌百货大楼、定西百货大楼、西百货大楼和位于南关十字的百货大楼,简称永百、定百、民百和兰百,再加上张掖的妇幼商店、新华书店、五金商店,以及七里河的建兰商店,安宁区的十里店商店等。

  因为整体供应偏紧,营业员成为当时最吃香的职业之一。已经退休多年的王大妈这样告诉记者,“听诊器、方向盘、人事干部、营业员是留在我记忆里最热的职业,那时候,谁要和这几种职业的人熟悉,真能沾不少光,令人羡慕不已。”

  成立于1975年的兰百大楼,是老一辈人共同的记忆,如果你体会过上世纪90年代一块钱代表的财富大小,回想起在1991年创下1.6亿元年销售额的兰百大楼,今天的你,脑海中浮现的人声鼎沸、摩肩接踵,正是兰百当年的线年首家拥有自动扶梯的商场开业

  1986年8月,东部综合批发市场建成使用,是市首家全封闭、全天候综合批发交易市场。

  1988年10月1日,工贸商场开业。这是第一个带有自动扶梯的商场,给市场带来一股清风。时任楼层经理邓海燕至今都记得商场当时人山人海,因为这是市第一家有自动扶梯的商场,很多人既是购物,更是带着老人小孩,感受一下自动扶梯。

  当时,商场都是货架式销售,卖方市场,顾客看中什么,营业员递给你。工贸商场的老员工印象最深的是1989年的除夕,来办年货的顾客络绎不绝,一位顾客看中了一件皮衣,袖子上有破损,营业员说不能卖,得退回批发商。但因为是最后一件,顾客没得选,即便破损也买走了。这也很好地说明当时商品供应依然匮乏。

  三年后,5500平方米的工贸商场销售过亿元,在当时的市场下占据了重要席位。

  这个时候也是铁局商圈的全盛时期,云集了工贸商场、民百大楼、锦华商厦、金厦、虹云宾馆等在颇具盛名的商贸企业,加之集海鲜、百货等民生小商品于一体的铁局市场近在咫尺,使这里成了上世纪十年代金城最为繁华的商区之一。

  另外,现在的庆阳、酒泉在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时,也是南关商圈的重要组成部分,都是繁华的商业街。家住酒泉的冯强回忆说,“以后,个体经济发展迅速,街边的小铺子逐渐多了起来,南关商圈以百货大楼为中心,辐射庆阳、酒泉,并延伸到永昌,是以服装百货零售为主的商圈,在当时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

  1992年,南巡讲话后,加快了我国的进程,市场迅速进入,形成了商气十足的商业氛围,人们的市场意识明显得到了提升,也奠定了商业发展的基础。

  “1993年7月,时任中央局委员、国务委员视察甘肃时,提出把建设成商贸中心。”参与了商贸中心建设的一位老领导说,1994年8月,国家体改委、计委、经贸委、国内贸易部、对外贸易经济合作部五部委联合发文,正式批复了的《建设商贸中心总体方案》,同时,国家体改委也将列为全国第18个、西部第一个综合配套试点城市。拉开了历时10年的建设商贸中心试点和综合配套试点。商业发展从此步入快车道。

  正是在这一年,由民百集团投资的综合性商厦亚欧商厦投入运营,翻开了百货业新的一页。业内认为,亚欧商厦是商业综合体的雏形。

  1995年1月,工贸与市总工会联营的天乐商城开业;1996年12月,工贸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挂牌成立。1997年11月,工贸集团商品交易配送中心项目批复……

  1999年12月26日,华联超市红星店开业。人第一次见到了真正意义上的开架销售。市商务局调研员王绍荣还记得,第一家超市开业时的盛况。市民推着购物车,转眼工夫装满了。等到收银台结账,傻眼了,原来超市的开架销售激发了人们的购物,增加了随机消费。

  2000年9月,国芳百盛进驻,被业内看作外来商业资本进入的标志性事件,打破了商业原有的格局与态势,客观上加剧了商业企业间的竞争。

  2001年1月,西太华商厦主体建设完工,11.7万平方米的新商厦屹立于西站十字中心商圈。据了解,“西太华超市运营之初,从外省聘了主管,正是这些外聘的管理人员,带出来的一批后备干部。外来商业对本土企业带来冲击的同时,也带来了先进的管理、运营,倒逼本土企业升级。

  此后十年,“赛特”、“铜锣湾”、“西单”、“新世界”、“王府井”、“华润万家”、“苏宁”、“国美”等外来品牌陆续入驻。商业一时间群雄逐鹿,竞争加剧。大浪淘沙也淘金,“赛特”和“铜锣湾”终因水土不服黯然退场,“西单”、“新世界”、“王府井”等外来品牌则和本土的亚欧、西太华展开了区域、定位的差异化竞争,逐渐有了自己的目标客群。

  随着商场越开越多,人感受到了商业繁荣带来的便利。“以前到外地出差,都要转商场,给家人买几件时髦的衣服,从2010年开始,不从外地买东西了,因为即便走进大城市的商场,发现品牌和差不多,货品也一样。”在银行工作的王颖对这样的变化印象深刻。再后来,来逛商场的外地人多了。起初是省内各地州市的人,后来是周边青海、的朋友,再后来就是全国各地的游客。

  与此同时,的商业集聚效应日益凸显,新老商圈有了交替更叠:西关商圈崛起,南关商圈风光不再,东方红广场商圈形成,铁局商圈落寞。除了老牌商圈持续发挥着魅力,更多的商圈也在这个时期形成。

  西关商圈一直在商业圈中占据着“老大”地位,在这个商圈内各大商超的不断聚集,尤其是2007年随着张掖商业步行街的启动运营,西关商圈逐步成为市影响最大、高度复合的零售业态商业区域。成为市目前一个覆盖全市,影响全省的大型商圈。

  随着国芳百货的兴起,东方红广场商圈日益成熟,周边的农民巷餐饮一条街聚集了各地特色美食,而华联商厦入驻广场西口进一步加强了东方红广场的商业气息。

  以东部批发市场为主的东部商圈,已成为西北最大的服饰类专业批发市场,更随着兰新无线电厂改制引进摩尔经营业态而日趋完善。

  就在外地商业品牌抢滩的同时,的本土商业企业也尝试走出去。2003年10月西太华超市银百店在白银百货大楼开业;2005年10月西太华超市平川店开业。同年8月,工贸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更名为西太华工贸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自此,在商业行业默默耕耘的西太华集团公司,通过促发展,通过发展解决企业存在的问题,在经历了无数次革新的与中,积聚了基础和雄厚实力。

  2014年10月24日,总建筑面积为43.72万平方米的城关万达广场开业。当天,客流量达35万人次,销售额高达2500万。城关万达广场成为地区最大的商业综合体,市民全新生活模式。

  “40年前,雁滩还是的菜园子。十年前,随着大润发超市、美伦百货的崛起,这里成为雁滩人新型购物休闲娱乐中心。近年来,万达广场、红星国际广场、海鸿·居然之家相继在雁滩投入使用,雁滩商圈迅速崛起,这三大综合体作为集购物、餐饮、电玩、电影于一体的商业综合体,无论规模品质,还是业态功能,都为树立了全新的标杆。”王绍荣说,雁滩商圈的崛起,正是随着城市功能外扩、旧城、新城副中心的确立而逐渐完成的。一些区域由原来的农业区、工业区向现代服务业转变,新的居住区形成后自然就形成了新的商圈。

  可以说,万达开业,让人知道商场不仅是购物的。转累了可以喝茶、吃饭,吃饱了再去看场电影。多种业态打造的一站式购物场所互相形成了集客效应,延长了顾客的到店时间,也就增加了消费潜能。老百姓逛万达看的是热闹,行家看出的是门道。此后几年,的商场陆续进行了调整,引进电影院、增加美食街,打造商业综合体成为商家的共识。

  现在,的繁华地带已不局限于西关十字、南关十字、铁局、西站等传统商业地段,东岗镇以西、黄河以北、甚至安宁、西固,都已是高楼林立、车水马龙。一个个商圈的兴起,改变着一座城市的商业格局。略显沉寂的南关商圈即将再度发力,由民百集团投资建设的亚欧国际,将以国际化大型商场,五星级豪华酒店等一体化商业综合体的全新面貌出现。总高近300米的鸿运·金茂城市综合体已经封顶,这里将是集商业、办公、餐饮、娱乐等功能为一体的综合体;西客站、东岗、安宁都在依托地铁站打造新的商务区。

  “纵观商圈的变迁,从之前主要集中在城关区,到现在遍地开花;从之前的传统百货商场到现在的商业综合体,这其中的变化都紧随经济社会发展的步伐和城市规划确定的区域中心。”参与商贸中心建设的老领导说,商品通过交换,完成惊险一跃,因此流通是先导行业,生产决定流通,流通反作用于生产,是国民经济的血脉和晴雨表,对生产有指导意义。

  “40年,商业从小到大、从低到高、从弱到强,与城市的发展紧密相连,也着金城的崛起和繁荣。”财经大学经济学院院长张存刚分析说,以来,商业经营主体由国营企业一统天下向经营主体多元化转变,对商业有了非常大的促进。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传统的生意经演绎成为一种“圈地运动”,人们跳出画地为牢的框框,本地企业也好、外地企业也罢,扩张成为商业经营的主旋律。进入新世纪,城市规模不断扩大,城市综合实力明显增强,一个个新楼盘拔地而出,促进了商业版图的扩张和演变。与此同时,市因地制宜,大力发展现代服务业,推动着商业的发展和新商圈的形成,目前,市已进入以商业综合体为基础,多点布局、多业态共生的商圈“多核”时代,万达、中心、西客站等一批商圈悄然兴起。

  张存刚认为,市民在40年中,消费需求层级上升,带动了商业的发展。消费总量扩张和增加,是对商圈的主要推动力,同时市在规划、政策的扶持上也发挥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根据《商贸物流规划(2013-2020)》,将以构建“三大圈层、四大领域、五大业态”的商贸物流产业体系为重点,以商品交易批发市场转型升级为突破口,加快构建城市配送体系,整合培育一批企业,建设一批园区,将商贸物流业打造成为市的支柱产业,把建设成为“丝绸之经济带”、西北地区重要的综合物流枢纽城市和商贸中心城市、国家共同配送示范城市和全国流通领域现代物流示范城市。到2020年,市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达到2300亿元左右,社会物流总额达到11200亿元左右,全市物流业增加值年均递增15%以上,物流业增加值达到260亿元,完成45个商贸物流市场转型升级,完成15个商贸物流项目开发建设及运营;商贸物流业规模进一步扩大。

  在《市城市商业网点规划(2016-2020)》中,规划确定中心城区商业中心分设4级体系:规划建设城关及七里河两个市级商业中心,核心商圈约为5公里;建设东岗、安宁、西固三个市级商业副中心,核心商圈约为3公里;在河口南、和平、定连组团建设三个组团级商业中心,核心商圈约为1.5-2公里;规划建设49个社区商业中心,核心商圈半径约为500-1000米。这也就意味着,在不远的将来,的每个区县都会有商业中心。人在口就可以享受到高品质的消费,不用再往主城区扎堆。

  商以城在,城以商兴。40年,商圈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在岁月的交替中,有老的商圈淡出,更多的是新商圈的崛起,新业态的涌现。据统计,2017年,市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全年完成1358.7亿元,增长7.6%,在全省排名稳步提升,占全省比重达40%;其他营利性服务业营业收入同比增长46.39%,超目标任务29.39个百分点。在商圈的不断扩容升级中,商贸服务业正在扛起经济发展的大旗,满足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晚报全首席记者刘蔚霞/文/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