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测试”浪费多少社会资源:温州母亲儿子

[field:click/]次浏览 已收录

  “孩子平安无事让所有关心他的人都放下了悬着的心,从这点讲结果不坏。但在这件事中,孩子的母亲是的,她不但拿孩子作为筹码借此来试探老公,在极度关注、各方力量参与救援的情况下,为达到自己的目的隐瞒, 这不仅浪费大量公共资源,更是对各方善意,这种行为必须得到社会和法律惩罚。”12月5日,浙江省社会学会会长杨建华告诉澎湃新闻(。

  龙之野救援队队员光介绍,该队的一名队员是孩子父亲的朋友,11月30日20时接到求助信息后就开始参与搜寻。此后,乐清另外5支民间救援队也参与进来,加起来有500多人,还有台州和宁波的两支救援队,也有20多人专程赶到温州帮忙。此外,上千社会志愿者自发参与搜寻,加上孩子所在村的村民, 估计此次参与搜救的社会力量有2000多人。

  “这个寻人信息的量已经达到上千万次,我们已经接到了上万个来自全球各地的电线小时接电话,生怕漏掉一个电话,失去一条有效线索。这些电话白天以国内为主,晚上会有在阿根廷、法国、意大利和等国家的温州人打来,基本都是询问事情进展,大家都非常牵挂这个孩子。”乐清公益寻人平台负责人郑佰洪告诉澎湃新闻。

  12月5日下午乐清警方发布调查通报称,陈某与已放学回家途中的儿子黄某取得联系后,在虹桥镇沙河附近碰面,陈某嘱咐黄某按照她的安排呆在其事先准备好的四轮电瓶车内,不要下车回家,并把车钥匙和事先准备好的食物交给黄某。在安排好黄某后,陈某于当日19时13分,到虹桥虚假报警求助。警方接报后,调集了大量警力,开展查找工作。陈某还通过微信朋友圈等网络发布求助信息,社会及广大群众也积极参与网络转发及查找。期间,陈某将藏匿黄某的四轮电瓶车转移停放地点,最后将其儿子黄某转移至城东街道云岭村,直至黄某被警方找回。

  “这件事我们挺对不起大家的,让这么多人忙活这么多天。不过,孩子他爸肯定不知情, 这个过程中我们家人也在拼命找,当时看孩子妈妈一直表现得很伤心,就没往那方面想。”黄某的大伯告诉澎湃新闻,他弟弟前几年开始在虹桥做水产生意,就租住到虹桥了。今年他又去上海卖水产,让老婆和孩子搬到虹桥租住,夫妻俩平时看起来也没有什么问题,想不通弟媳为什么要这样做。